【关周/峰巡】一天


*看到15岁的王老师照片后在群里开的脑洞
*甜 bug多 文笔糟糕
*(伪)年龄差注意,时间线2·13事件结束,老关仍在支队任编外顾问



8:30

周巡是被一阵闹钟吵醒的。

醒来的时候头仍然疼的不行。他都不需要过多回忆就知道昨天下班后他肯定又和几个狐朋狗友喝得烂醉如泥,然后独自提溜着酒瓶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出租屋。周巡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这段时间他天天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刚醒来时还有点昏沉,但是看到眼前这个陌生的房间——既不是支队的宿舍,也不是他的出租屋,他就吓得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不过这床又大又软,还挺舒服。

此刻周巡完全清醒了。他环顾四周,这房子还挺大,也比较整洁,就是垃圾桶里有不少外卖吃剩下的空壳子。他左找右找,却找不到除了钱包和警官证之外任何自身的财物,连他刚买的诺基亚手机都不见了。出于一个刑警的职业修养,他迅速检查了这个房子,但是空荡荡的看上去没有其他人。周巡的脑子乱糟糟的,昨天喝醉后他去了哪儿?他明明记得喝完酒之后回的是出租屋啊?此时宿醉后的疼痛又找上门来,他痛苦地回忆着昨天的事儿,但一无所获。

确认房子是安全的之后,他冒冒失失地跑了出去,但一出去,门外的寒风就差点冻得他涕泗横流。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背心,他不得不折返回去,准备在这家的衣柜里找几件衣服穿上。

拉开衣柜门的一瞬间,衣柜门内侧挂着的日历上,写着大大的“2017年”。


周巡的脑子一片空白。

“啪嗒”一声,他的警官证掉到了地上,周巡抖了一下,意识恢复了一些。

对,他是个警察,他还有支队。这不可能,他要回支队看看。

周巡粗暴地翻了翻衣柜,拽出了黑色高领毛衣和褐色皮衣随意套在了身上。


9:25

全支队的人都发现今天周队迟到了。一大早就少了他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儿,还有点意外地不习惯。关宏峰当然也知道,这么多年了周巡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毛躁少年,迟到这种事儿早已不可能发生在周巡身上,不管是前一晚他喝了多少酒,第二天他还会提前出现在支队里。

可这个时间点了,周巡还没来。

关宏峰莫名有点焦躁。周巡办公室的座机响了好几次,都是些工作上的事儿等周巡处理。电话都是关宏峰帮忙接的,事情都是他帮周巡安排下去的,但仍有很多事是他这个编外顾问插手不了的。他催着小汪往周巡手机里打了好几次,嘟嘟的忙音显得格外空洞。


9:30

周巡出小区大门的时候就认出了这是长丰区的罗家里小区,之前出警来过一次,就是感觉楼房都旧了许多。他凭印象一路飞奔冲进了支队,门口的保安冲他嚷嚷,试图阻拦这个突如其来的暴躁的人,但周巡掏出警官证往他脸上一甩便冲进了支队大楼。

支队大楼门口还是和他印象里的差别不大。周巡跑上二楼,“砰”地一声撞进了外勤组办公室。里面的人们瞬间集体抬头,眼里透着错愕。

“我的办公桌在哪里!”周巡目眦尽裂,气息还不稳,但一副要置人于死地的架势。

反应快的突然起身大骂:“你谁啊?”

周巡定睛一看,这个办公室里全是陌生的面孔,他们面面相觑,似乎也很不解。

“周巡的办公桌!”他跑到自己(印象中)的办公桌前,推开桌前的人一顿乱翻,却突然停手,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桌面上没有一件物品是他的,泡面也没了,电脑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薄薄的一片,各种电子设备让他眼花缭乱。直到他看到一份文件上赫然写着“2017年”的时候,脑子里“理智”的那堵墙轰然倒塌。

不可能,这不可能……

此时周巡感觉手臂肩膀一阵剧痛,几名干警冲上来将他死死地按倒在地。


10:00

周巡被关在支队临时的审讯室里。他透过玻璃窗隐约看见几个交头接耳的人,周巡谁都不认识,也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但他能隐约看到一个人穿着黑色大衣、戴着围巾,气质颇像上个世纪,在一群穿着轻便休闲的支队干警里显得鹤立鸡群。

周巡无意识地抬了抬手,手铐发出咔咔的响声,凉凉的触感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在昏黄的灯光下,他突然觉得异常疲惫,一股熟悉的失落感和无力感涌上心头,似潮水一般将他吞噬。他又恢复了常态,想着那没喝完的半瓶酒,那没抽完的半支烟。他瘫坐在椅子上,头微微扬起,半眯着眼,摆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后来的周巡是这样评价这张脸的:一副不吊全宇宙的脸。


最后负责审讯他的就是那个穿大衣的男人。进门时周巡终于看清了,他是一个有点溜肩,面无表情,双眼耷拉着的中年男人,眼神却异常犀利,仿佛能看穿一切。这人在他面前不动如山,似一尊佛像。

“姓名。”这人开口道。

周巡突然一个激灵。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应该说,队里没有人没听过他的声音。

每年庆功会,有一半都是为他开的。

他回答:“周巡。”


“年龄。”

“十九。”


tbc

先写了一段

评论 ( 10 )
热度 ( 71 )

© 谈笑明月相与闲 | Powered by LOFTER